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三十五小姐与三十六小姐
三十五小姐与三十六小姐

三十五小姐与三十六小姐

嗖!”

路公车于站台启动的瞬间,百米冲刺速度奔来的我一个箭步窜上车门正在徐徐关闭车上。

“啪!”

随着一声略带沉闷的硬币落下响声,喘息未定的我习惯性往车厢后部走去。

嘿!嘿!

五十米长途奔袭,真不是件轻松事情!幸好兄弟我当年搭灯泡厂厂车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公车十八上功夫,不然的话,哼哼!

果然,刚才在我面前三十米悠然走着的中年人,奋力挥舞双手叫喊着:“踩一脚,踩一脚!”

路公车屁股一抖,送结他一团连欧i标准也达不到的尾气。

“瞧!这些人给5路中巴惯的!踩一脚,踩一脚,人人踩一脚,动物园到人民公园得走十分钟!”一位坐着座位的上班族苦大仇深说。

“是啊!无人售票车就是先进,到时就走,绝不压车!”同样坐着座位雀斑少女赞同说。

“那当然,无人售票车的司机全是聘请的,定额工资,不拿提成,他们压车干什么?”中年公务员一副见多识广模样说。

靠!

定额工资,不拿提成,难怪孙勇电话里抱怨说干不下去了,要辞职了!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吃大锅饭。

不过,孙勇这位当年5路车悍将,干得也太出色了,民愤不是一般深厚!

孙勇开21277时,我坐5路车时,便时常在人们抱怨声中听到21277大号,前三或有疑问,前五绝无问题。

我去广州半年后,再坐5路车,21277居然已经跌出了前十,这不由让兄弟我担忧起他的饭碗来。

我是打工仔,不是老板、小舅子就是老板娘在车上卖票,人家叫怎么开,得怎么开,否则能干下去吗?孙勇义正词严对钱小亮说,开出租车,得地形熟;开中巴车,不会压车,跑不到钱,干三天会被炒鱿鱼!

五月十九日天阴偶有小雨

我刚刚走出段家巷中段,隔着超过八十米距离,遥望见一辆5路中巴车上司机奋力向我招手。

吃完左手两根油条,吞掉右手两个包子,将塑料袋扔进果壳箱,慢跑出巷子,再小心谨慎横穿车辆川流不息的**大道。

哈!哈!5路中巴司机正是孙勇,他操纵中巴车已经从车台这端滑到那端,估计打破车辆慢行记录困难,等到我是没有丝毫问题。

恰好,一辆号中巴从后拍马赶到,因为本站没有乘客踩一脚,站台上乘客又让压车的前车一扫而空,它立刻选择了超越。

只是,虽然仍挂着21277的牌子,但瞬间变身为杰克?特拉文警长的孙勇,不仅在短暂的生死时速较量中,成功超越了对手,而且死死将它压在了身后。

在那一时刻,我真诚希望车主本人开车!

杰克?特拉文警长咬牙切齿的脸部表情,映证我真诚希望如愿以偿。

青山宾馆站过往的202路车,向来低位客满高位有余,自主选择的余地不小。

雷达般的目光扫视全车厢,结果,雪花一片。

低位没有低胸衣美女,高位亦没有紧身丰满美女,真是令人失望!

左手抓住吊带扶手,背部倚住正对下车门的铁栏杆,右手自然下垂护住裤袋钱包,摆了个林氏标准公车站姿的我,等待着变身为公车色狼的大好机会。

讲什么功夫不负有心人,那是自我脸上贴金的瞎话。

青山宾馆站的下一站是省一医院站,本省赫赫有名的销金窿。

有一夜,晚十点,本人高烧三十九度几,眼前发黑头痛欲裂,慌忙打车赶到省一医院急症处,生怕八百米没走完,会扑倒于路上。

挂号,交钱,好了,有救了,直冲医生处。

先量体温!并不美丽的小护士扔来一根体温表。

我头痛眼花,家里已经量了,我急……只争朝夕啊!

急症也得排队,发烧必须量体温,你会喘气,站得稳,哼!并不美丽的小护士将下面的话省略了。

面对小护士凌厉充满霸气的眼睛,不禁一时感到惭愧,人家小小年纪便亲上战阵直面死生,我辈男儿,岂能过于重视性命。

罢了!罢了!砍头不过碗大的疤,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

量体温,登记病历本,排队,总算轮到了,坐下介绍病情……

抽血化验!

外表酷似二堂哥林虎的年青医生一心多用,眨眼间开出抽血化验单。

分明潜山兄弟会没有这一号人啊!难道,此中有什么蹊跷?

汗马上从头上冒出来,事已至此,唯有静观待变。

粗鲁的顾二娘似护士抽走痛得嘴牙裂嘴的我一管血。

好心的医生看看时间十一点了,为避免让我留下夜不归宿的坏名声,顺手开出二中二西四种药品。

区区发烧小症,中西医结合定是所向披靡。

批价下来,瞪眼一瞧,一百三十六元九角五分!

当即,汗如泉涌,人觉得通体舒畅神清气闲。

先不急取药,溜到小护士处,再量一下现在体温。

三十七度一,烧退了!大爷我拔腿就走。

从此,逢人便推荐省一医院能妙手回春白骨生肌。

当然,不用我这无名小卒做什么,省一医院向来生意兴隆财源广进。

省一医院站,亦是时时刻刻拥挤不堪。所以说,无论哪一路公交车,一旦进了省一医院站,百分之百会爆满。

炙热的七月,人们衣衫轻薄,爆满的公车车厢里,偶尔有点身体接触十分正常,嘿!嘿!

“据俄塔斯社报道,俄罗斯和法国联合钻探队对福斯多克冰湖的钻探工作进展顺利,预计再钻百米,即将成功抵达湖面……”

路公交车闭路电视屏幕上女播声员柔美的声音播报着。

靠!

俄罗斯人真傻,几千米冰层下纵使真有金砖,你捞上来的成本,怕比金砖本身高多了!

更令人可气的是,傻傻的俄罗斯人朝南极洲冰湖内使劲砸钱,美国人居然眼红,嫌自己砸晚了砸的响声不够!

什么世道啊!怎么没人用钱来砸我呢?

“嚓!”

车身一阵剧烈摇晃,我前扑再后仰。

省一医院站到了。

这个刹车有水平,一受就知准是跑5路中巴出来的悍将司机才具备的高水平,我喜欢。

对于本人这种技术派公车色狼来说,外部条件要求甚为严格,天气、公车人群密度、司机技术三者尤为重要。

不客气地说,我最辉煌的几次公车色狼战绩,全是在跑过5路中巴的202司机无心配合下成就的。

今天,可以期待啊。

车停,门开,等待多时的省一医院站候车男女疯狂涌上车来。

“霍!”

身边靠车窗的乘客起身下车去了。

坐吗?

关键时刻,我却有了一丝迟疑。

对于一个技术派公车色狼来说,守株待兔是不可取的自杀性行动。

同样,一辆拥挤的公交车上,没有一个座位能经得住三秒钟的犹豫。

一名学生模样的少年,轻巧从我胁下钻了过去,快活得将屁股贴在了椅子上面。

心中刚升起一股无名火,转而却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目标出现了。

蜂涌挤上车的人群中,一名二十出头青春靓丽的美女磁石般吸引我的视线。

瓜子形脸蛋,乌黑明亮的双眸,齐肩飘逸的长发,雪白滑腻的肌肤,一件紧身职业套装,将该遮挡的完全遮挡,平增无限神秘,而裸露的部分更让人感到格外刺激。

好!清秀而不失妩媚。

快速扫了一眼她修长紧实的双腿,判断其双峰高度不低于三十五,荷尔蒙猛烈分泌的我采取了行动。

卡位!

刹那间,我平心静气,将心态调整到天人一体的地步,以自身为中心,感知无限扩大,车厢内每一个人每一步每一个举动皆落入了我的感知,凭着比银河计算机每秒还要强大几十倍的大脑,我完全在零点零零几秒内推算出每一个人下一个动作……

以上纯属胡扯,是看过千部武侠小说后遗症之一。

不过,于技术派公车色狼来说,卡位技术是衡量其战力最基本的指标。

毕竟,中国不是日本,公车色狼没有那么优越的av环境来进行性骚扰活动。

故而,卡位技术掌握到家的技术派色狼,才能利用公共汽车上短暂秩序混乱的机会,揩到第一手油。

否则,危险大大的。

比方说,我面前目标三十五小姐,身边有一名一米八以上的篮球健将状护花使者,正努力在三十五小姐之后,阻挡上车人们的推挤。

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。

“别挤!别挤!”

嚷嚷着,我一个箭步,闪电般用肩头扛开一名中年妇女,硬生生于人群中从车厢左侧杀到右侧,堵在三十五小姐前进的四十五度角斜面之上。

右手灵活抓住吊带扶手,我故意身体由左向右旋,似是尽力往里压,让出空间给上车的人行走。

精确算计之下,我的身体恰好跟三十五小姐来了个碰撞。

啊!

胸脯感觉山峰很大很有弹性,低位的左手顺势滑过她光滑的大腿,轻轻撩了一下,不由心中惊叹!这个时刻,千万不可恋战。

经验老到的我,稍一接触,立刻仿佛立足不急似的,踉跄向车厢后面退了二小步。

如此,由于我是先一步在三十五小姐面前站好位,又有言语相证,任何人看来,只能认为是一次拥挤内车厢正常接触,要说性骚扰的话,只能是三十五小姐仗着胸大撞我。

三十五小姐抬头瞟了我一眼,眼神没有什么特别,她大概也认为是一次无意的接触。

哲人说过,人不可能一模一样踏进同一条河。

短短三秒钟后,三十五小姐再次将她饱满的双峰撞到我身上,脸当即浮出愠色。

胸大无脑的说法,显然是片面的。

单看我直线后退且放慢转身速度的手段,被三十五小姐极短时间认破,说明她智商过了一百。至于她的胸围是否过三十五,两次触撞因为是肩胸非敏感部位关系,让我不太肯定。

把戏适可而止了。

右手放下,左手抓住吊带扶手,双腿内移,身体完全转过来,背部微微向外拱。

几乎在我摆好姿式的同时,三十五小姐侧面连续挤过去三个人,将下车台阶口堵得严严实实。

此时,三十五小姐防御性将双手抬到胸部。

不错,是个久经性骚扰作战的美女。

只是,202路公车是我的主场,好戏才开场呢!

果然,三十五小姐聪慧的头脑识破了我虾米似站立的企图。

车厢内十分拥挤,前面之路被堵得只剩下一条缝,假如三十五小姐硬欲通过,必须侧身挤过去。

哈!哈!

本人长相虽远不及潘安,但比对面那两位散发着阵阵乡村乡土气息的民工兄弟总强!

三十五小姐,你的双峰从我背部完整挤过去时,相信凭我的经验,绝对判断出你的**是不是因为戴了紧薄胸罩,而减低了其震撼坡度。

越是明白,三十五小姐越是无奈。

我的卡位恰到好处,动作自然流畅,利用车厢环境营造出完美陷阱,没人能挑剔什么。

反正公车进人门关了,不走了,原地站着,三十五小姐选择了自认聪明的路。

多么善解人意的美人儿!我真喜欢。

悍猛的202路公车司机,我更喜欢。

“轰!”

路公车像一头受到红布挑肆的西班牙蛮牛,愤怒启动了。

整个车厢里一时前仰后翻。

可怜的三十五小姐,只顾双手护胸了,连车座位把手都没拉住一个,这会导致什么情况?

嘻嘻!

早料到会出现此情况的我,坚挺如苍松立着,仅是向内旋了半个身子,方便三十五小姐撞进我的怀里。

“小心,站稳了!”

早就将左手放下,右手抓住吊带扶手的我,边温柔说着,边笨拙用左手将三十五小姐扶得站正。

“多谢!”

篮球健将眼见如此好心人,不由由衷敬谢,他当然不知道,因为左手没有右手灵活,事发急促,不经意扶摸到了敏感部位,那是圣人也不能指责的无心之失。

三十五小姐脸色气得发青。

经过认真考证,我确认,三十五小姐,不,应该是三十六小姐!她的**货真价实,非常有料。

经此一役后,三十六小姐明显自知不是对手,将其身体退入篮球健将的保护之下。

得意洋洋的我,仔细品味起三十六小姐的相貌身姿来。

妙不可言的是,太阳光正好从车窗外射来,将三十六小姐全身照得异常明亮。

肆无忌憧的目光注意到三十六小姐的上衣有些透光,整个前胸近乎半透明,吊带轮廓鲜明。

衣衫领半开,一轮乳沟深邃,双峰傲然挺立,腰肢纤细苗条……

践踏!蹂躏!征服!占有!掠夺!无限暇思啊!

三十六小姐如冰似霜的眼神刺了过来。

什么啊!看看嘛!想想吧!又少不了你身上什么东西,怎么能这么心胸狭窄呢?

男人意淫美女,天经地义,无可厚非!

严厉批判的眼神回敬,我郑重警告她,做人要识相。

三十六小姐全身发抖,难道她觉悟了,自感惭愧了?

不太像!

美丽的女人一般很少自省,越年轻越聪明的越是如此。

那她是气得发抖。

过份!

这么点暗亏都忍受不了,以后在社会上会栽大跟头的。

我说呢,现在财富大爆炸的时代,稍有些姿色又有些头脑的女人,谁不靠长得好而嫁得好,开或坐上了小汽车,再不济,出门三步打车,哪有眼前三十六小姐这样,带个肌肉型男子挤公车?

上天赐你美貌,又慷慨给予智慧,你却不懂得珍惜,随意耍个性,被人揩油占便宜活该。

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,我通过眼神,将意思传达给三十六小姐。

至于,她听不听改不改,不是我能力所及。

咦!

三十六小姐竟然从篮球健将羽翼下钻了出来,近距离贴着我站立,一股女人温馨体香直冲鼻而来。

什么意思?为本人男人魅力征服?

哼!

瞧她握住座椅扶手青筋暴涨的手,我立刻明白过来。

三十六小姐心眼之小堪比我初中同学尹眉。

为考政治时,我先将试卷给吴华云抄,后再给她这么点破事,尹眉从此至毕业一年半时间,没再跟我讲过一句话。

他娘的,吴华云是我同桌,尹眉坐我前排,这个先后顺序,我做得会有错?

三十六小姐欲反过来给我下套子。

主动送货上门,我岂能冷却她的火热心思。

稳妥起见,低位的左手伸进裤口里,右手悄悄成掌状紧吊带扶手,我自笑看风云如何变化。

三十六小姐紧锣密鼓策划着阴谋行动之刻。

德国牙科站到了。

没下的,有上的。

原本挤挤的车厢内,又硬塞进了十几号人。

“轰!”

路司机依旧保持着强悍的风格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已经有些适应状态的三十六小姐趁机痛下杀手。

身体猛一下往我怀中倾倒之际,她将肘关节对准的我的腹部,恶狠狠撞了过来。

撞结实的话,估计,我小腹非痛上小半天不可。

问题是,我是谁啊!技术派公车色狼会栽到这个胸围三十六智慧一百的美女手上吗?

一见三十六小姐有动作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奋力朝后一扑,差点将身体挤进两个座位间空间,左腿精确一勾。

三十六小姐完全右肘一击击空了不说,立足不稳的脚被我疾快一勾,整个人站不住,推金山倒石柱扑向了两位民工兄弟。

飞来的艳福让两位民工兄弟喜不自胜,连个假意闪避的动作也不做,坦然接受美人入怀。

何苦来呢?

摇着头,叹息着,我迅速归位,将三十六小姐起身退却之路堵住,让她跟民工兄弟多亲热一会。

完全失去重心的三十六小姐挣扎着,怎么努力也站不直,急切间胸前春光大漏。

饱满坚挺结实白嫩,极品三十六!

周围所有男人和女人们心中不由发出惊叹声。

危急时刻,篮球健将显示出肌肉男的强悍素质,连推带拔,生生杀出条路,将上演爆乳秀的女友扶了起来。

“太挤了!”

一直站立不动静观的我友善微笑对他俩说。

“流氓!”

三十六小姐抬起她那一寸三的高根鞋,重重朝我脚面踩了下来。什么叫大意失荆州?

挨了三十六小姐一寸三高跟鞋重重一脚的我,切身体会着古人词语的智慧。

“啊!”

一声鬼哭狼嚎似的惨叫随即从我口中发出。

倒不是高跟鞋的杀伤力真那么恐怖,三十六小姐怨恨十足不假,可车厢内人群的高密度,让她无法抬高脚,发不出力来,劲道自然有限。

真正令人顾忌的是她所说的流氓两字。

在未完全进化到**社会阶段,人类保留着很多灵长类动特的本能,持强凌弱正是其中一项。

如今年头,连小偷都不得不带上一把刀,防范突发见义勇为事件,压制人们防卫过当的举动。

故而,没有武装的歹徒十分稀罕。

恰恰,公车上的流氓非武装,这是常识。

没有武装的流氓受到见义勇为人们痛殴的话,法不责众是铁律。

假如我有林龙一样的体形,假如我和林虎一样随身携带枪刺,假如我像林豹凶蛮强霸,那一句流氓,对我是夸耀、是赞赏、是光荣,遭遇围殴的事情亦不会发生。

可我没有,我只是一个技术派公车色狼,只拥有技巧和智慧,很容易沦为弱势群体。

预警式的惨叫就十分有必要。

最低限度,众人眼里,我纵使是公车色狼,已经受到了严厉惩罚的情况下,进一步打击的必要性不足。

“小姐,我够努力闪避了!再让,我就要掉到车外面去了!”

脸部肌肉痛苦抽搐着,我声情并茂说:“我连你的衣角都没碰到,这要是流氓,世上会有好人吗?”

别说,中国人就是奇妙。刚才车厢内挤得像沙丁鱼罐头般,眨眼时间,周围人群让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来。

三十六小姐一时气愤的行动,并没有多少理性思维支持,面对我的反击,需要时间反应。

挽起袖子正准备揍两位民工兄弟的篮球健将一脸茫然,无法适应攻击目标的瞬变。在他看来,我表现一直中规中矩,别说流氓举动,连个好色眼神也没有。

“小姐,事关名誉,假如你无法举证的话,请你立刻收回自己不当言语,并道歉!”我义正词严说。

同时,眼神似不经意扫了两位民工兄弟一眼。

八十八中初中政治老师说过,只有社会分工不同,并无职业高低贵贱之分。

两名民工兄弟智力明显不低。

躲闪开了的人,定罪流氓,得挨上一高跟鞋;那么他们俩没闪开的,是什么罪名,该受什么样的惩罚?

此刻,救人等于自救。

“是啊!小姐,明明你自己没有站稳,摔倒的,关这位兄弟什么事情?”较笨的民工说。

“欺负人,也没这样干的!”另一位民工喃喃说。

哇!极品民工,厉害,此言一出,效果有如王洪成教授的神奇催化剂,能将水变油!

三十六小姐气得脸色都绿了,剧烈动荡的胸脯制造一波又一波的波浪来。

形势明摆着,没人看见我勾她的一脚,但她踩我的一脚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“小雅!怎么回事?”

篮球健将智力跟不上形势变化,有些惶惶问。

“他是流氓!大流氓!”

三十六小姐有些歇斯底里叫。

她不理智冲动的言语,将形势推到无法挽回的地步。

“小姐,你有控诉权,我也有辩护权!”我表现出一个正人君子被激怒的神情,怒说:“是是非非,群众看在眼里,自有公论!”

“各位叔伯大娘大婶兄弟姐妹,她说我流氓,可我不知道自己流氓在什么地方?”我愤然说:“大家来评个理!”

事情到此,该有结论了。

果然,一位居委会大妈型人物从旁边座位上站起来说:“大兄弟,小姑娘,刚才什么情形,我因为位置关系,全看到了,我来说句公道话!”

三十六小姐闻听,露出期待的神情。

傻大胸美女!除非居委会大妈兼职保洁员,否则,她坐在座位上好端端的,眼睛干嘛要盯着地面不放,拣结婚证吗!

“大伙看看,这位大兄弟,左手插在口袋里,右手拉着扶手,他怎么能去非礼别人!”居委会大妈火眼睛睛说。

全体乘客一时恍然大悟。

“怎么不能!上面有眼睛,下面有第三条……”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传来。

“有话,站出来说!”居委会大妈对付小痞子那是有必杀技的,一声断喝,大妈之气震摄全场。

严厉扫视了一圈,居委会大妈抓住中心思想不放说:“我亲眼所见,大兄弟为了闪避,人差点扑到这位姑娘身上,对不对?”

“对!他还一直在提醒,车挤小心!”居委会大妈后排的雀斑少女异常激动说:“倒是她,车厢里不好好站着,没站稳,撞在别人身上,自己不反省,还到处找事!”

铁证如山,一举定音。

只是,我有些迷惑。

雀斑少女如此卖力替我说话,难道是亲戚,或者朋友?

怎么印象中没有这么一号人的形像呢?

不过,假如她脸上没有雀斑的话,长得也蛮不错。

“你胡说!胡说!”

三十六小姐气急败坏。

“小雅,冷静!”

篮球健将连忙劝阻。

冷静无济于事了,居委会大妈和雀斑少女两人业已将事实展露给乘客了。

“想不到啊!长这么漂亮的人,会蛮横无礼!”

“有什么奇怪?漂亮的鸡多的是,人自甘堕落,无药可救!”

“两腿一开,钱来得快,谁肯卖力干活!”

“男人有钱就变坏,女人变坏就有钱!”

“她凭什么横,不就是让人宠得惯得!凭着几分姿色,狂起来,目中无人!”

……

明白了,我明白了雀斑少女为什么帮我了。

美丽本身不是罪过,美丽而不自重,偏又落话柄一群吃不到葡萄的人身上,不是罪过,也是罪过。

三十六小姐一下脸色白得和纸一样。

篮球健将再迟顿,亦知犯了众怒后的形势大坏。

居委会大妈视三十六小姐对雀斑少女的恐吓为挑战,神情越发冷峻说:“大兄弟,你受委屈了,你看事情怎么办?”

本着主席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,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我大肚得不愿再追究了。

当然,门面话得交代清楚。

“大妈,您既然证明了我的清白,那我一般计较什么?一点小事,折腾个没完,不给我们和谐社会添乱吗?”我拿出翩翩风度说:“好在,没伤着什么。”

故意抖抖脚,显意仍有些不便,让众人感觉三十六小姐徒有美丽躯壳,内心实在肮脏。

居委会大妈眼神温柔起来。

多好的青年,知书达礼,心胸开阔正派正直,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才能培育出来的青年,二十一世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“小姑娘,瞧大兄弟多好,你道个歉!承认个错误,事情算过去了!”

一名中年干部适时做总结发言。

“不!”

三十六小姐发出杜鹃啼血似的哀鸣。

给脸不要脸,三十六小姐等于是向茅坑里扔石头,一下激起了公愤。

“现在的女孩怎么这样?”

“干那行的,早不要脸了!”

“狗咬人一口,人总不能咬回去!”

……

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,又没有管制武器的威胁,面对的是一个美人儿,乘客们尽兴表达自己正义之立场。

将落水狗打得再惨,也不怎么好,万一三十六小姐盛怒之下,再不搭乘公车,岂不是让其它技术派弟兄没有了用武之地?

“嚓!”

路公车进站了。

“谢谢各位主持公道,不过,合谐社会我们该宽容些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修养提高也非一朝一夕的功夫!”

将漂亮话一扔,挥手告别各位正气凛然的乘客。飞身一纵,下车去了。

今天我高兴,手气一定顺,邓知,钱小亮,齐鸣,孙勇,哈!哈!你们输定了。

来个杂耍似的三级跳,站台上飞跃到人行道上。

【完】